胡波:南海渔业资源保护刻不容缓

据外媒报道,在中国颁布南海禁渔令后,越南向本国渔民发出在法律范围内继续捕鱼的信息。事实上,无论从活动范围,还是渔船规模,越南都是当前南海渔业活动最为剧烈的国家。

“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”依据船舶自动识别系统(AIS)的数据显示,2020年4月,在包括泰国湾的整个南海水域,有9208艘越南渔船活动,3月份的数字是9152艘。此外,仍有大量的越南渔船活动未被AIS记录到,甚至有很多越南渔船根本没有加装AIS终端。越南渔船的活动范围遍及越南近海、北部湾、海南岛海域、台湾西南海域、西沙海域、南沙海域、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近岸近海及泰国湾。

越南渔船在其管辖的水域活动,这当然没有问题,但有不少渔船侵入到了中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尼、柬埔寨和菲律宾等其他沿岸国与越南没有任何争议的水域。以4月为例,有千余艘越南渔船侵入到了中国海南岛、马来西亚和印尼交界水域及柬埔寨海域。在南海争议海域特别是万安滩附近,甚至有多达数千艘越南渔船活动。

越南的非法捕鱼问题由来已久,频频与周边国家发生摩擦。比如,马来西亚和印尼每年都会抓扣数百艘越界捕鱼的越南渔船。2017年10月,欧盟委员会针对越南非法、无管制和不报告(IUU)的渔业问题对越南提出“黄牌”警告,明确指出越南渔业存在诸多问题。尽管近两年,越南在国内法、渔船检测和监控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措施,然而效果并不明显。

客观来看,越南管控渔船也存在现实难题,如渔船太多和监管投入限制等问题。与中国在南海日益萎缩的渔业活动不同,越南渔业尚处于高速发展阶段,但其近海的鱼类资源早已逐渐枯竭。

另外,渔船和海上民兵是越南在争议地区展现存在和进行“维权”的重要手段,近两年更是被提到相当高的战略位置。越南一直将民兵自卫队视为重要国防力量,近些年还在不断加强。根据越南自己公布的数据粗略估计,越南大约有接近5万人的海上民兵队伍。因此,越南政府很难下决心真正管控其渔船活动。

南海渔业资源保护已刻不容缓,渔业资源濒临枯竭。有关研究显示,南海鱼类资源过去30年来已减少了三分之一。而且按目前情形发展到2045年,该区域海洋物种损失数量将多达59%。

中国的“休渔期”制度是完全出于保护资源环境的自我限制行动。在争议地区,中国也多次主张进行合作休渔。南海争议问题将长期存在,短期内很难得到解决。但为了南海周边地区的共同利益以及长期可持续发展,南海沿岸国有义务采取单边、双边或多边的自律方式限制捕捞的程度和规模。鉴于当前实际情况,有专家提议,各方应重点致力于促进渔业管理的科学领域合作,而并非将合作议题“政治化”。

至于依靠渔船进行维权,各国出于战略和维权的考虑,短期内可能都难以完全杜绝,但考虑到时代的进步、军事力量的职业化及专业化进程和南海渔业资源保护的紧迫性,也应该逐渐减低其使用规模,避免给正常的渔业活动掺杂过多的政治和战略色彩,为南海渔业的自我限制及合作扫除障碍。(作者是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主任,“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”协调人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